从西雅图自治区到黑宫自治区,特朗普何以怒不可遏

彩票资讯, 彩票预测

从西雅图自治区到黑宫自治区,特朗普何以怒不可遏

原标题:从西雅图自治区到黑宫自治区,特朗普何以怒不可遏

▲国际丨尴尬!白宫外刚竖起的铁围栏被贴满抗议海报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文|陶短房

自5月25日“弗洛伊德事件”引发美国全国性骚乱至今,“新动向”不断涌现,而最新的“特大新闻”莫过于“黑宫”的诞生。

当地时间6月22日凌晨,有媒体报道称,几周来一直聚集在白宫外拉斐特广场一带的示威者围拢了著名的圣约翰主座教堂,并在教堂外墙喷涂上“黑宫自治区”字样。

天亮后,警方在教堂周围设置了围栏,但围栏也很快被喷涂上“黑宫自治区”和“人民围栏”(People'sFence)之类涂鸦。

对此,特朗普23日在推特上回应:“只要我还是你们的总统,华盛顿特区就永远不会有‘自治区’。谁要敢这么做,他们就将面临严重的武力打击!”

“黑宫”是什么

历史上美国总统府——白宫的确曾经变成“黑宫”,或确切说,正因为先变成“黑宫”,白宫才最终变成了今天的白宫。

1812年,新生的美利坚合众国为吞并加拿大发起战争,结果被得到英军增援的加拿大民兵打败。1814年8月24日,英加联军攻入美国首都华盛顿,火焚美国总统府后扬长而去。

重返华盛顿的美国人见总统府墙壁被熏成漆黑,不得不于1817年用白色涂料重新粉刷,“白宫”也由此得名。

许多分析者指出,如今的“黑宫自治区”实际上是对西雅图“国会山自治区”的“模仿秀”。

除了涂鸦和聚集抗议,“自治者”暂时并没有更多“自治”举措——事实上,大多数“自治”行为自5月底以来,也早已几乎天天在做了。

▲国际丨特朗普威胁派兵夺回西雅图市长霸气回击。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西雅图自治”

实际上所谓西雅图的“自治区”,也和某些人的渲染相去甚远。

在部分人的笔下,西雅图许多街区出现了全副武装的“起义军”或“国内恐怖分子”。

他们对这些街区进行了武装戒备,并且和“恢复秩序者/武装暴徒”展开了多次“激烈战斗”。

前者力图将“自治区”扩展到西雅图全境,后者则极力把“自治”扼杀在摇篮中。

绝大多数当地居民则表示,这个“自治”并非如此。

“自治”是从当地时间6月8日开始的,一些当地和外来的示威者在西雅图以东区警察局大楼为中心的国会山地区附近6个街区、1个公园宣布“自治”,6月16日主动缩减为3个街区。

尽管“自治区”内出现了自称“防卫军”的武装,但总体上他们既难以有效维持秩序、也“难以有效破坏秩序”。

“自治”以来该社区聚集者越来越多(有非正式统计称“街头活跃者”在六万以上),并导致社区内治安事件频发,枪击事件迄今仅发生了两起(6月20日导致一死一伤,6月21日导致一伤)。

虽然特朗普极力将“肇事组织”指向被其称作“国内恐怖组织”的“反法西斯主义运动”(ANTIFA),坊间五花八门的传说也层出不穷,但迄今并无任何组织或个人宣称对“自治”负责。

“自治人士”则极力否认某人是“自治”的领导,甚至从根本上否认“自治存在领导”。

“自治”当然和弗洛伊德事件直接相关。

事实上正是“弗洛伊德冲击波”引发的示威和警民冲突,导致西雅图当局一度宣布宵禁,才引发对“自治区”中心的东区警察局大楼冲击。

随后市政和军警当局为息事宁人而从警察局大楼撤离,则成为“自治”的先决条件。

“自治”的条件多达30项,内容则五花八门,包括废除警察和法院,停止给警队拨款,将钱用于社区公共卫生服务,禁止警方使用武器和警械等等。

就像很多最初积极支持“自治”,如今却呼吁“警察回来”的当地居民所言,这“不是自治,而是‘自不治’,既拒绝行政管理,也不打算自己来管”。

为什么是“黑宫”

“西雅图自治”后,特朗普反应强烈,屡屡咆哮,催促西雅图市及所在华盛顿州行政当局“早日采取措施恢复秩序”。

西雅图市长杜肯和华盛顿州长英斯利则极力拖延、淡化事件,一再推迟警方重返“自治区”,并反复强调“事儿不大”。

道理是明摆着的。

华盛顿州和西雅图市长期以来都是民主党掌权,现任州长、市长也都是民主党人,大选在即,他们当然不愿意认真弹压足以“出总统和共和党洋相”的“自治”。

特朗普拼命逼州、市“坚决镇压”,则意在双关——镇压成功是总统“英明神武”,若搞砸了也是民主党“办事不力”。

相较遥远的西雅图,“黑宫”的曝光率可大得多了。

尽管“黑宫自治区”实际上并不包括白宫在内,甚至也没进入圣约翰教堂内部,但建成于1816年的这座教堂距白宫等“美国政治地标”仅一街之隔,自建成以来历任美国总统都来过,除尼克松外,小罗斯福及之后的美国总统,均在就职当天进入过这座被称作“总统教堂”的建筑。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本人曾在“弗洛伊德事件”爆发高潮的6月1日,在这里发表了争议性讲话。在这里“自治一把”,就算啥都不成,至少也能听个大响,对示威者而言自然充满吸引力。

问题在于,虽然都叫“华盛顿”,但华盛顿市可不是华盛顿州,“国会山社区”的“自治”受到州、市两级民主党当局的百般“关照”,而“黑宫”就在不到一个月前,还是美国现役军人荷枪实弹聚集的地方。

如果“黑宫自治”仅限于涂鸦,或许也就这么僵着而已。

但如果出现更激烈的内容,目前选情不利的特朗普对他们“动手”,还真的不是简单的口头威胁。

□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狄宣亚校对:陈荻雁